数字化学习平台-OMO学习项目设计与运营-卓智荟数字化学习平台-OMO学习项目设计与运营-卓智荟
数字化学习平台卓智荟
0755-83556869
 
 
关于我们

行业资讯news

你的位置: 卓智荟首页 > 行业资讯  >  对《2020数字化学习现状》报告的解析(下)
分类

对《2020数字化学习现状》报告的解析(下)

发表日期 : 2021-08-07 23:38:15  来源: 数字化学习平台卓智荟   作者: 卓智荟小编   浏览次数 :

本文接上一篇:对《2020数字化学习现状》报告的解析(中)http://www.tds-wisdom.com/news/72.html

(一)数字化学习的环境:多场景交互与融合

当下,我国正处于教育信息化1.0 向2.0 阶段跃升的关键节点 [8],将进入“融合”和“创新”的发展阶段,数字化学习不再是单一环境下的无序发展状态,学校、社会及家庭这些与学生紧密相关的学习场景,将会在信息技术的支持下实现互嵌和交融。而统一的学习管理系统将为多场景融合,架构起基础性交互平台。依托于统一的学习管理系统,社会资本助力下的各类教育平台,会越来越接近或具备服务数字化学习的能力,并逐渐实现学校学习管理系统的融通,使得学校学习管理系统更加开放。数字化校园建设将逐渐实现各类场景业务与学习管理系统的无缝连通;基于学习管理系统的家校协同育人,也将成为数字化学习的新常态。
1628351132235578.png

目前,针对中小学乃至大学的学习管理系统可以说是种类丰富,功能各有千秋,学习管理系统目标用户也不甚明确,这对数字化学习来说是件利弊参半的事。有利之处在于:学校、学生及家长有很大的选择空间,教育信息化相关企业可以放手去竞争和研发,以不断满足数字化学习的需求,且系统建设不容易被固化和垄断。不利之处在于:非统一的学习管理系统,不利于从宏观上对数字化学习进行有效治理,不同的学习管理系统因利益因素,在功能上、底层数据上往往不能互联共享,相互之间整合度低。这在一定程度上,又形成了新的“信息孤岛”和资源壁垒。从前文所述的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到,Schoology 特别强调统一学习管理系统应用的重要性,基于学习管理系统,整合数字化学习工具,将课程资源的开发利用、教师教育计划的实施、在线教学的实施及评价,以及家校互动等联系起来,成为Schoology 将数字化学习不断做强的一个重要前提。这,值得我们借鉴。

因此,国内的各类学习管理平台,确应思考如何连通学校各类场景,协同家庭场景,融通社会场景,进一步整合包括国家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在内的各类平台资源优势,有效汇聚海量适切资源,实现各类学习场景的无缝分享与适配,形成教育教学真实问题导向和需要的数字化支持模块,最终提供合适的学习管理服务。在运行机制上应能够充分利用好政府的公益属性,发挥好教育企业的资金和市场化服务优势,实现多元投入、协同推进数字化学习教育市场的良性发展。通过政策加持与教育治理,学习管理系统未来需要从分散走向集群化、专业化和统一化,最终为学生的学习提供优质的信息化产品和服务。

(二)数字化学习中的教师专业发展:为教师的智慧赋能与优化培训模式

在数字化环境下,教师面临的挑战与关心事项,正成为教育管理者数字化治理的工作重点。一方面,教师面临的挑战与关心事项,反映了数字化学习的真实现状和实际需要,围绕着对学生学习的促进,经历了疫情期的教师将会更加适应线下教学中信息技术的常态化应用;同样,也开始游刃有余地驾驭起诸如下雪日、疫情期等“非传统教学日” [9]在线的“弹性教学” [10]。我们完全可以说,今后线上线下的混合式教学,将逐渐成为教师开展教学的新常态:教师所关心的诸如如何在数字化助力下创新教学流程,实现新的教学方法,如何评价和呈现学生的学习绩效,如何实现数字化课程并进行数字化管理,如何协同家校为学生营造良好的学习场景等,将成为教育管理者的工作重点。基于教师实际需要的、问题导向的、自下而上的教育管理新理念,正在被越来越多的教育管理者所接受和实践。另一方面,随着信息技术与教育的深度融合,数字化学习场景中的管理者和教师之间的关系,不再是传统的金字塔式的垂直管理关系,借助于信息化手段和工具,管理者对教师需求能够迅速获取并及时回应,教育管理者紧盯教师这一第一资源 [11],其角色渐渐发生改变,正经历着从管理到服务再到引领的变化。管理者的信息化决策规划能力 [12]、课程改革领导能力和教师专业发展领导能力等,构成了数字化学习时代管理者的核心领导力。《数字化学习项目设计三板斧:选题、学习与运营》:http://www.tds-wisdom.com/news/16.html

我们认为,在信息化2.0 时代,围绕着教师专业发展,为教师提供符合教师需要的、持续的专业发展培训和支持,提供友好的信息化环境,提高教师协作水平,为教师提供数据驱动下的、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混合式培训,代表着未来教师培训的方向。疫情期间广大教师匆忙上阵,借助于国家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等云平台的课程资源、学校推送的各类教学资源,很多教师变身“主播”,投入到在线教育中,完全有别于以往的教学过程与体验。所以,疫情带给教师发展与培训的启发是深刻的,如何让今后的教师专业发展更加精准和有效,这就需要一种全新的教育理念,即赋能理念来支撑。正如学者闫寒冰等提出的,在于“引导教师采用一种主动的、探究的、学以致用的方式解决真实教学问题,获得自身教育教学能力的持续提升,进而助力学生发展”的教师专业发展路径 [13]。虽然,该理念的实现还有赖于解决好面向教师需求的专业诊断以及激发教师持续学习动机这两个问题,但随着教育大数据及人工智能技术不断深入到教育培训领域,让数据分析支持需求发掘,让数据驱动教师培训,让伴随式学伴或者导师陪同教师的专业发展生涯,这一未来之路是可期的。即为教师进行智慧赋能 [14],正成为今后教育管理者的新使命。

(三)数字化学习中的教学:数字化工具的聚合并提升教学绩效

在《2020 数字化学习现状》报告中,“用于教学的数字化工具太多”是教师面临的挑战之一;而在未来重点事项中,“利用数字化工具更有效地教/学”排在首位。可见,数字化工具是当下教师最为关心的事项。数字化工具是管理者、教师、学生、家长开展和参与数字化学习及治理的重要途径。目前,数字化工具往往内嵌于一些学习管理平台,也有大量优秀的数字化工具以某项功能见长但独立生存。尽管在使用过程中选择的空间更多了,但实践中却面临着很多值得研究的问题:(1)对教师来说,一项教学工作可能涉及一种或多种数字化工具,甚至需要跨平台、跨系统应用数字化工具,选择恰当的数字化工具可能会很难,这让很多教师囿于如何选择数字化工具的困境中。如何真正让教师解脱工具的束缚,将精力转向促进教学创新,提升教学效果,成为当下很多教师技术应用的痛点,也需要我们关注并解决。(2)从管理者角度来看,分散的数字化工具形成的往往是多模态的教学数据,这些数据很难被把控、汇聚并形成帮助其管理决策、教学治理的有效信息,反过来也会掣肘其推进数字化学习改革的进程。(3)从学生及其家长来说,不同教育管理和教学需求的平台APP,占据了家长过多的屏幕资源,学生及家长常常需要在不同平台间切换,生怕丢了哪一项学习要求或者任务。(4)就数字化学习工具而言,常常因为功能的相对单一,与大型学习管理系统不兼容,很难形成规模化的应用。如,在实际应用中,可以感受到在线教育直播缺乏教研模块设计,问卷调研系统缺乏学习分析支持,学习打卡活动缺乏精准反馈等问题和现象。《数字化背景下学习模式发生的四大变化》:http://www.tds-wisdom.com/news/17.html

因此,理想的数字化学习工具,不但需要企业的参与,还需要教育教学场景的磨合与适配,需要与其应用的环境,如,学习管理系统功能的聚合、数据的有机耦合,以及应用程序和平台交叉间的集成 [15]等。

(四)数字化学习资源的拓展:K-12 数字化课程的MOOC 化与常态化

在今年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规模化的在线学习是落实“停课不停学”的重要方式 [16],教师们将习惯了的传统课堂进行数字化呈现,信息技术有效支持了教育教学的全过程。这种全景式的接触,让教师们的课程观和教学观在实践中得以重塑。无论是教师个人的小型在线直播,以及伴随录制课程而构建的私播课(SPOC);还是面向全国的大规模在线直播以及录像课程,已形成了MOOC 化的实践应用态势:“过期”的直播课=录播课 [17],录播课的进一步加工和整合,转化或形成MOOC 资源。广大教师利用视频技术开发课程,管理课程的能力得到了一定的提升,优质课程教师的影响力,也随着大规模在线直播得以提升。相较于传统的一人一课缺乏系统性的片段化、切片式示范与展示,大规模在线课程的实践尝试,为中小学课程建设提供了新的机遇和基础。“专递课堂”“名师课堂”和“名校网络课堂”相关指导意见的颁布,意味着“三个课堂”在广大中小学校的常态化按需应用,将成为现实。因此,今后教师如何强化数字化课程,如何构建属于自己的MOOC 课程,成为基础教育“新基建” 的内核。进一步地,如何开展基于MOOC 的教学,如何培育教师在数字化学习场景下的课程领导力,将成为未来教师教育的核心议题之一。

(五)数字化学习的推进策略:整校区域推进

《2020 数字化学习现状》报告通过调研指出,数字化学习策略被很多学校和学区采纳,且通过招生规模的对比发现,郊区管理者和教师更多地认可数字化学习策略的重要性。加上作为推动数字化学习核心力量的区域或者学校管理者、技术人员的模范示范,数字化教学策略正在由原来的个别化行为向整体区域化推进。就国内而言,在国家的政策引领下,各地都进行了在线教育的有效尝试,具备了整体区域推进的技术和实践基础储备。当下,正在整校推进的“全国中小学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工程2.0”,就是最佳的行动契机。“县—片—校”三级责任运行机制和责任清单,为整体区域推进建立了良好的机制设计。为此,我们需要利用好疫情期间所形成的珍贵实践经历,进行及时和精心的规划和实施,借助于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工程2.0 之东风,将我国的教育信息化水平再次推进到一个新的高度。

五、结语

当下,COVID-19 疫情仍然在全球蔓延,未来情形也不明朗。因此,数字化学习被寄予厚望,成为解决非常时期乃至今后教育问题的一个重要途径。借助于全球数字化学习的数据信息,《2020 数字化学习现状》 报告对教师和管理者所面临的挑战和优先事项等,进行了充分的关注。这些挑战,反映了数字化学习存在的问题,未来优先事项则反映出数字化学习的工作重点。我们通过对报告相关结论及主题的解读,以及后疫情时代数字化学习新框架的构建,旨在深入探究数字化学习的多场景交互融合、智慧赋能教师、数字化工具聚合并提升教学绩效、K-12 数字化课程的MOOC 化、数字化学习策略的整校区域推进等,这些无疑会成为未来数字化学习与发展的新命题。

正如Power School 首席执行官哈迪普·古拉蒂(Hardeep Gulati)所指出的:每个学生都应该得到人生中最好的机会。希望本文的解读和思考,可以为我国基础教育数字化学习的教学改革与实践,提供一定的借鉴。更希望我们的不懈努力,可以为广大学生的数字化学习,创造更好的学习未来。

[参考文献]

[1]理查德·梅耶,李爽,盛群力.在线学习研究30年[J].数字教育,2020(2):1-8.

[2]桂清扬.基更博士新著《学习的未来:从数字学习到移动学习》述评——从数字学习到移动学习[J].开放教育研究,2003(2):36-38.

[3]何克抗.e-Learning 的本质——信息技术与学科课程的整合[J].电化教育研究,2002(1):3-6.

[4]叶成林,徐福荫,许骏.移动学习研究综述[J].电化教育研究,2004(3):12-19.

[5]魏雪峰,张永和,魏志慧.从数字化学习到泛在学习的转变——访国际知名教育技术专家金书轲教授[J].开放教育研究,2012(2):4-8.

[6]Schoology[DB/OL].[2020-06-26].https://info.schoology.com,2020.3.6

[7]李克东.数字化学习(上)——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的核心[J].电化教育研究,2001(8):46-49.

[8]杨宗凯,吴砥,郑旭东.教育信息化2.0:新时代信息技术变革教育的关键历史跃迁[J].教育研究,2018(4):16-22.

[9]Peterson Beth.Digital Learning on Snow Days:Kentucky’s Non-Traditional Instruction Program[C]//Proceedings of World Conference on Educational Media & Technology,2015.

[10]黄荣怀,汪燕,王欢欢,逯行,高博俊.未来教育之教学新形态:弹性教学与主动学习[J].现代远程教育研究,2020(3):3-14.

[11]张志勇.教师是教育的第一资源——准确把握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的战略布局和重点任务[J].中国教育学刊,2018(4):5-8.

[12]葛文双,白浩.教育信息化2.0 视域下的首席信息官(CIO)——核心内涵、能力模型与专业发展策略[J].远程教育杂志,2020(4):64-73.

[13]闫寒冰,单俊豪.从培训到赋能:后疫情时期教师专业发展的蓝图构建[J].电化教育研究,2020(6):13-19.

[14]万昆,任友群.技术赋能:教育信息化2.0 时代基础教育信息化转型发展方向[J].电化教育研究,2020(6):98-104.

[15]罗纯源.EDUCAUSE 发布2020年度十大信息技术议题[J].世界教育信息,2020(4):77-78.

[16]万昆,郑旭东,任友群.规模化在线学习准备好了吗?——后疫情时期的在线学习与智能技术应用思考[J].远程教育杂志,2020(3):105-112.

[17]王芸,王建虎,王群利.“互联网+”时代教育直播的SWOT 分析[J].微型电脑应用,2019(3):26-28+34.

Global Digital Learning:Challenges, Trends and Reflection——Based on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Report “The State of Digital Learning in 2020”

【Abstract】Digital learning has become a common learning method.In order to have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global e-learning in the field of basic education and predict its development trend,the cloud learning management system Schoology platform released third reports on the status quo of digital learning in March 2020.The report focuses on teachers and managers,introducing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digital learning from seven sections including challenges and priorities,digital learning strategies and resources,use of technology,digital citizenship and social media,teaching methods,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and cooperation,and the impact of digital learning on people.Ten conclusions affecting the current and future development of digital learning are summarized.Namely,teachers are striving to use digital tools to increase classroom efficiency and save time;there’s a critical need for relevant and effective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most schools and districts view digital learning as an integral part of their teaching and learning strategy;districts are investing in the personnel and infrastructure required for effective digital learning;the need for required,formalized digital citizenship programs is spreading;learning management systems have a positive impact on digital learning;programming classes are becoming popular and robotics is on the way;assessment management tools are proving their value for educators across the U.S;Twitter is a hub for educators looking to expand their PLN and grow professionally;lack of student access to technology at home remains a top concern for teachers,but growing 1:1 programs can help.Based on the analysis of the report,this paper constructs a new framework of digital learning in the post epidemic period,and discusses the scenes,tools,courses of digital learning,learning strategies and teachers’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so as to provide reference for the further development of digital learning.

【Keywords】Digital Learning;Online Education;Teache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K-12;Learning Management System

[中图分类号]G420

[文献标识码]A

[作者简介]

王建虎,华中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院在读博士,新疆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数字化学习、同步混合课堂教学;童名文,华中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院教授,博士,研究方向为数字化学习、资源适配和教育资源管理研究;王芸,高级工程师,新疆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研究方向为教育信息化、教师教育;师亚飞,华中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院在读博士,研究方向为个性化学习服务、学习分析。

收稿日期:2020年7月28日

责任编辑:陶 侃

相关新闻

关注我们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0755-83556869
  • 公众号
  • 在线客服
Copyright © 2021 卓智荟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26490号  数字化学习平台卓智荟致力于学习平台建设、OMO 学习项目设计与运营、混合式培训、微课开发与制作服务    网站地图